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虚拟存在(三十三)计中计,生死劫  

2006-06-24 23:53:28|  分类: 随笔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弹簧,网络之王


比尔,你病了吗?

没有,我很好。

可是你怎么显得这么虚弱?我从未见过你的脸色这么苍白。

没事的莉莉,我。。。只不过有点着凉。

着凉!在这个虚拟的网络空间,人也会生病吗?

是的,只要是人,无论他在什么样的状态,都会生病。

可是这么久了,我为什么一次都没病过?

因为你被所有人呵护着,没有人要你生病。

比尔,不要隐瞒了,你的心事难道还瞒的了我吗,你根本没病!

哦,原来我没病,那我怎么会觉得这么虚弱?

因为你失去了自信!比尔,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该知道,你的莉莉有着一半高傲的俄罗斯血统,可以承受任何压力和打击。

比尔的眼神忽然变的悲哀,惨然地说:林已经攻破了虚拟空间的两条防线。

那么,你还有几条防线?

还有最后一条,林的最后一击会随时出现在我们眼前。

原来,你是在为这最后的防线能否抵挡住林的最后一击而“着凉”,你确实病了,心病。

是的莉莉,这条防线是否能阻挡林的突袭,我实在毫无把握。

。。。。。。

比尔。沉默了许久之后莉莉眼望空处幽幽地说。你知道俄罗斯的卫国战争吗?

当然知道,俄罗斯人以他们的勇敢和大无谓精神在承受了毁灭性打击之后最终击溃了德国,从而扭转了二战的战局。

可是你知道吗,42年和43年的冬天,德国人曾两次打到了莫斯科城下。

我知道,莫斯科只差一点就被攻陷。

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最终会是德国人失败。

为什么?

因为所有的俄罗斯人都知道,莫斯科防线已经是俄罗斯的最后防线,如果防线被攻破,他们将面临国破家亡的危机。

莉莉,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想告诉你,虽然德国的百万雄师兵临城下,但是所有的俄罗斯人都坚信,莫斯科绝对不会被攻陷。

哦?

你觉得你现在的处境会比那个时候的俄罗斯人更难吗?

好象比他们的处境要好的多,起码我没有面临重兵压境的窘迫局面。比尔笑了。莉莉,我知道你要告诉我的是什么了。

是什么?

信心!

莉莉也笑了。我知道,充满自信的比尔是不会被任何力量击垮的,除非他失去了自信。比尔,你会因为丧失了自信而给林击垮你的机会吗?

当然不会。

比尔,你现在准备去做什么?

我准备与林对决。

可是比尔,如果你能再听莉莉几句话,也许胜算会更大一些。

比尔愿闻莉莉的金玉良言。

如果一个弹簧,你轻轻挤压它,会怎样?

它会收缩变形。

让它收缩变形是不是相当轻松,只需轻轻一压就够了。

当然。

但是如果你将它压到底会怎样?

我会相当吃力。

那你有没有可能永远压住它。

不能。

那当你压不住它的时候会怎样。

它会反弹,会复原。

是不是你用的力越大,压的它越紧,他反弹的力度也就越大。

当然。

这也就是当初为什么俄罗斯在最后的防线即将失守之际却马上就能投入反击并最终获胜的原因。

我懂了,现在林已经把我的防线压到了极限,压力越大,反击的力度也就越大,我到了该反击的时候。
那比尔,你现在又将去做什么?

反击!

不准备带我去吗?

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的战争,最终需要我们两个人面对面才能解决,去睡一觉吧莉莉,我知道你已经很累了。也许,当你一觉醒来的时候,我会微笑的告诉你,林已被我消灭,我们的空间又已充满阳光。

我相信你,我知道在我一觉醒来的时候,你会微笑地站在我床边,告诉我,你赢了。莉莉温柔地笑了,轻吻了一下比尔的脸颊,姗姗离去。

比尔脸上的微笑却随着莉莉的离去渐渐变的僵硬,他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早已不是那个曾经熟悉的可爱的弟弟,而是一个恶魔,网络恶魔。要赢他,谈何容易。


(二)对决,斗智斗力


你终于来了。林对着屏幕开心地笑了,他当然有充足的理由开心,因为他知道自己会是最后的赢家,现在所有人的归宿都已掌控在他的手中,每个人的生死存亡只在他一念之间。

该来的总归要来。比尔淡淡地回应。

既然来了,那就把我想要的东西交出来吧。

哦,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东西你难道不知。林的嘴角露出诡异的微笑。

莫非,你想要我的无限复制程序。

既然知道,又何必装蒜,你的筹码我早已清楚,我的筹码你也早已获悉,不如我们各自亮出底牌。也好一息之间定生死,岂不痛快。

正合我意!

我的筹码是圆圆。

可我的筹码并不一定只有这个香炉。

哦!莫非你还有别的筹码?

我的筹码还有王伟。

是吗?

如果我所料不错,他应该已经从你那里带走了圆圆。

是吗?那真可惜,如果他带走了圆圆,那我的手上岂不是没有了筹码。

你好象并不感到意外。

我当然不感到意外,圆圆本来就是准备让你弄走的,更何况能不能将她弄走,还要看王伟是不是有那个本事。

这么说,你早就料到我的这一步棋?

我当然早已料到,别忘了,我是跟着你长大的,你有什么想法难道能瞒的过我!

我只奇怪一点,以王伟之能,凭什么让你认为他不能顺利将圆圆带走?

就凭等待他的已经不是圆圆。

哦,那会是谁?

等待他的将会是两个无比美丽无比清甜的小姑娘。

哦?

她们的名字一个叫玲珑,一个叫叮当。

她们一定是一对非常可爱的小姑娘。

她们当然非常可爱,可是当她们面对王伟的时候,大概就不那么可爱了。

那真可惜。

。。。。。。

比尔,看来我现在该恭喜你!沉默了一会后林说。

何喜之有?

你的王伟已经将圆圆从我这里带走了。

那真值得我庆幸,正想告诉你,王伟已经带着圆圆回到了我身边。

王伟能从这里带走圆圆我并不感到奇怪,我只奇怪你怎么能更改我在玲珑姐妹脑中植入的芯片程序,这套程序并没与网络相连啊!

也许,这套程序并不是被我更改,而是因你的邪恶而自动脱离。

我还奇怪一点,你似乎并不急于知道我的其他筹码?

你并不应该感到奇怪,你当然能猜到我早已知道了你的其他筹码,当我联系不到父母而变的心乱如麻时,你就应该已经相当清楚。可笑的是,当时我还以为你只是想利用我的心乱去袭击莉莉。。。

看来你的思维并没有混乱,仍旧可以洞悉我的用心。可是现在我却无法弄清,你手上究竟还有什么其他筹码可以用来抵消你的父母?

用你的筹码!

哦?

你当然知道自己的筹码并不仅仅只有这些,那些被你送入虚拟空间的特种分队难道不是你手中的一张牌?
呵呵,我当然知道自己的筹码,不过我却不知道你怎么会将我的筹码变成你的?他们的目标是你比尔,可不是我林。

有时候事情并不那么绝对,他们并不知道比尔和林有什么区别,谁能控制他们,他们就能为谁所用。

难道你已经控制了他们。

没错。

那真可惜,我好象就要面对这些如狼似虎的特种兵了。

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你了,你竟然仍能如此镇定。

我为什么不能镇定,你的香炉有着完美的防护,难道我的壁垒就不堪一击?

你似乎非常自信。

比尔,你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事?

你防御最严密的地方会是哪?

当然是最紧要的地方。

你可知道虫子为什么会轻易为我所灭!

为什么?

因为他在你的能力之外,却正好触动了我的防御核心。

原来如此。

这么浅显的道理你并非不懂,却为什么要在这里装模做样?莫非,你在掩饰什么?

我在掩饰什么难道你并不知道?

你是否想分散我的心神,以便你的特种分队能顺利对我实施突袭?

有这可能,相当有可能。也许,他们已经将你包围了。

可是以你对我的了解,应该知道他们的攻击对于我来说无异于飞蛾扑火。

有飞蛾总比没有好。

可是,你的飞蛾在哪,我并没有感觉到他们在我附近。

在他们该在的地方。

比尔,你在扰我心神。

正是。

可是如果利用他们就能将我的心神扰乱,那我也就不是林了。你是不是正在猜想他们是否已经顺利将你的父母救走?

哦?原来你已经知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你的父母已经获救。

可是你并没觉得沮丧,难道,你还有其他的筹码?

聪明。

可是,我实在猜不到你手中还有什么筹码?

猜猜看,以你的聪明才智,不会猜不到。

现在,最有可能成为你筹码的德捏夫和一户,却早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我可真猜不到你手中的筹码了。是否能亮出你的筹码,也好让我知道能否跟你一博大小。

我当然要亮出这个筹码,现在我手中的筹码是--王伟。

王伟!?

是不是很奇怪?

当然奇怪,他怎么忽然间会变成你的筹码?

因为他到过我的防御核心,如果不是我想利用他,难道能让他全身而退,并顺利带走圆圆?

莫非,这都是你布的局?

当然是我布的局,如果没有这样的局,你怎会上当。

。。。。。。

比尔,你怎么突然之间沉默了?难道没话说了吗?

我在想,王伟究竟怎样成为了你的筹码?

我能操纵各国的特种分队去对付你,能操纵玲珑姐妹对付王伟,为什么就不能操纵王伟,难道他不是人!可笑的是,当玲珑将我的芯片植入他耳后之时,他却只以为被蚊子叮了一小口。不过他也算狠,玲珑为这一小口付出了臂骨错位的代价,大概这还是他手下留情。他却没有想到,玲珑能让这只蚊子叮他一小口,当然也能让一根毒针叮他一小口,还能让一颗子弹叮他一小口。如果不是为了利用王伟对付你,恐怕他已经被我永远留在这里了。

那么,你又将利用王伟怎样对付我?

我并没有想利用王伟对付你。

哦?

我知道,既然他无法对付我,当然也就不能将你怎样。

是吗?

可是如果用他来对付莉莉,是不是应该很有把握。

。。。。。。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在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卑鄙。

这不叫卑鄙,我管这叫智慧。

哦?

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无论使用多么残忍的策略,多么卑鄙的手段,都只能管它叫做智慧。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兵者,诡道也!

原来这叫智慧。

奇怪的是,你并没有我意料中的惊慌,难道我的计划有什么变故?

当然有了变故,因为就在几秒钟之前,王伟将一个比虱子还小的东西放在了我手上。

原来如此。

你本该慌乱的,可是你并没有,莫非你的计划也已改变?

当然已经改变。

你,你突破了我的防御核心!!!

你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是不是已经晚了?其实我早已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彻底控制王伟,他的意志力使他不受任何人控制,我那么做实在只是为了扰乱你的心神。

所以在我心神大乱之际你顺利的控制了德捏夫和一户。

比尔,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真正筹码。

当然,德捏夫与一户才是你真正的筹码。

现在才知道你不觉得晚了吗?

也许并不晚,防御核心被突破可以补救。

是吗!难道你以为我会坐等你去补救?

难道你手上的筹码不只是德捏夫和一户?

当然,现在我手中的筹码又多了一群如狼似虎的特种兵。当你补救你的防御核心时,他们就又成为了我的筹码!也许你的防御没出现漏洞的时候他们对你无能为力,可现在他们的出现是不是会让你稍微有点头疼的感觉。

。。。。。。

比尔,你已经很久没说话了。难道已经被这群特种兵所消灭?

正好相反,他们已经被我请出了虚拟空间。你的计划似乎又落空了!

真的吗?

你似乎并不感到意外,难道你手中还有别的筹码?

现在不用筹码了!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败了!

我已经败了?

对,你已经败了,因为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在我手上。

无限复制程序的核心和自毁密码!比尔惊呼。

你真聪明,在你费尽心机对付德捏夫一户和那群特种兵的时候,我破解了你的最后防御,顺利取得了我想要的东西。现在我只要轻轻输入几个数字,你的无限复制就会灰飞烟灭,而你,我亲爱的哥哥,你的虚拟空间和你心爱的莉莉也将不复存在。


(三)布局,至尊无敌


林,几年不见,你的表现令我对你刮目相看。

比尔,能将你击败,也着实费了我不少的心机。

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真的不明白吗?就算是只为了你那富可敌国的财富,我也有充足的理由这样做。现在,你那天文数字般的资产已经全在我的名下了。

原来你这样做的目的只是出于对金钱的欲望。

不然,金钱的诱惑对于我来说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

那你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我要成为全人类的统治者,世界的主宰!

世界的主宰?

是的,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是我最终战胜了“香炉”,我将代表正义的一方结束你这个数字魔王的网路生命。并借此确立我在全世界反病毒领域至高无上的地位,全世界的政府机关、国防部门将成为我的合作伙伴,我不但能得到巨额的合同,还会将更改过的新“香炉”代码与反病毒软件捆绑安装在遍布全球的电脑里,到时候,凭借我的财富和威望,整个世界就是我手中的游戏。

哎!

你在叹息什么?

现在除了叹息,我还能做什么!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究竟是怎样取得的胜利,当初我又是怎样布局,怎样策划。。。

我当然想知道。

可你为何不问?

若你不想说,我问你又有何用?

若我想说,你不用问我也一定会说。看来,你没白当我十几年的哥哥,如此了解我。

其实我并不了解你,所以才会败在你的手上,好了,还是跟我说说你的杰作吧。

。。。。。。

我的计划最初始于你给你的导师Digitalman教授的一个电子邮件,那是在两年以前,我从你的这个电子邮件上获知,你终于成功了,如愿以尝地发明了人与网络结合,现实与虚拟结合以及无限复制程序。你站在了世界的颠峰。而我,却还在无涯地学海中痛苦地求索。那个时候我知道了一件事,即使我怎样努力,我都无法赶上你,更别说超越你。所以,我最终决定毁灭你。

林,我明白你当初的想法了。如果不能超越我,你就消灭我。

你说的没错,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林残酷地笑了。于是我就用已经掌握的知识和技术追踪着你,监视你的一举一动,等待向你出击的时机。我等了一年,也计划了一年,直到我发现你准备去俄罗斯找莉莉,要离开你的研究室,离开你的防御核心,我告诉自己,机会来了。

你竟然整整策划了一年,整整等待了一年?你真能忍得。比尔苦笑。

若不能忍得,怎能将你击败。当初,我也曾寻找过多种方法,希望能在没有惊动你的情况下获得我想要的这些程序。可是最终我却还是没有行动,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经过这一年的忍耐与观察,我发现只有人与网络真正的结合在一起,才能获得这些程序的最大威力。换种说法,只有在肉体被毁灭之后,LOVE病毒的威力才能显现出来。所以,我只能将你毁灭,让你能跟这个程序结合在一起。

原来这些竟然都在你的局中,看来我的飞机失事也是你的杰作之一了。

飞机失事当然在我的计划之中,而且是我计划的开始。没有想到的是,在你与网络融为一体的时候,竟然带上了莉莉。

那是因为我们和对方作过承诺,生生死死永不分离。换做是莉莉先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陪她而去。

比尔,我真羡慕你能结识莉莉这么好的姑娘,真心的羡慕。可惜,这么好的姑娘却跟了你,我真替她惋惜,就因为跟了你,所以她只有落个灰飞烟灭的悲惨结局,看来这是她的宿命,谁也改变不了。
长叹了一声,林接着说:在你融入网络,启动了无限复制程序之后,我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了解了这个程序的特性和运做规律,并在局部地区推出类似LOVE的恶性病毒,引起世界恐慌。

哦,你为什么要引起世界的恐慌?

因为LOVE是我所见过的最完美的程序,它的防御达到了无懈可击的完美境界。在它静止的时候,我根本无法对它下手。所以我只有想尽办法让你主动出击,如果你不出击,大概我永远也无法找到攻陷这个程序的突破口。

所以你就利用了那颗核弹,并在我分心补救之时攻破了我的第一道防线。

为了让你心乱,我可算煞费苦心,虫子和圆圆如果没有我的帮助,根本无法进入虚拟空间。

恐怕德捏夫和一户也是在你的引领之下才能到达我的根本重地吧。

当然,就连那些特种分队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还有一件事恐怕你没有想到。

什么事?

王伟进入虚拟空间最初也是出于我的策划。

哦!

很惊讶吗?

难道我不该觉得惊讶!

林得意地笑了:在王伟奉命截击美国侦察机的时候,我已经察觉到你在监视着美机的动向,那个时候我就一再问自己,如果王伟这样的人进入到虚拟空间,会发生什么。

于是你就使美机的导航系统失灵,并在王伟逼挤美机的时候使美机突然转向,摧毁了他的战机。

当然,这个危险的空中接触确实出于我的策划,因为我要把他送入虚拟空间,让他和你结识。

这么说,就算我不出手相救,你也会将他送到我的面前?你早已料定我们这样的两个人只要到了一起就一定能互相吸引,能肝胆相照,然后王伟才能义无返顾地帮我去救圆圆。

当初我并没料到圆圆会落入我的手中,我的计划是让他去救你父母。

还有一件事是我没想到的。

什么事?

你竟然变的如此下作。

哦?我不明白。

你难道没想得到圆圆?

当然没想,我那么做只不过要引来那条虫子。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初涉情网的小家伙心神大乱,他一定比现在难对付的多,也可怕的多。

可是你为什么非要消灭虫子,你的目标不是我吗?

我的目标当然是你,但是我却不得不消灭他。

为什么?

因为他太聪明,除你之外,他是我看到过的最聪明的人。既然不能为我所用,就只有除掉他。如果不这么做,那说不定哪天他就会把我的计划破坏掉。
这之后所发生的事你已经相当清楚了,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不用了,现在,我只想请求你放过我的父母和王伟圆圆他们,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本来就没打算将他们怎么样,他们在我眼里,不值一提,我的目标只有你。

在你的计划中,难道所有人都只是你的棋子?

没错,就连上帝都是!

。。。。。。

比尔,你怎么不说话了?

连上帝都成为了你的棋子,我还有何话说。

那么,你承认自己败了?

不承认又能如何,难道现在你还会给我转败为胜的机会?

不会!

那我只有承认自己败了,败的心服口服,败的无话可说。

林笑了,笑的相当开心相当愉快,因为他知道,他想要的东西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世界将被他踩在脚下,能让上帝成为棋子的人,理应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四)遁,败战之计


比尔站在莉莉的床前,静静看着睡梦中露出甜笑的莉莉。

林答应比尔,在毁灭他们之前,给十分钟的时间让他与莉莉道别。可是现在,比尔却并没有叫醒莉莉。难道,比尔无法使自己面对莉莉,无法告诉这个深爱着自己,又深信着自己的姑娘,他败了,他们马上就将被毁灭?或者,他是不忍在临近毁灭的时候让莉莉感到恐惧和绝望。

莉莉却仿佛感觉到了比尔的到来,在睡梦中惊醒。看到仍旧完好的比尔,莉莉开心地笑了。比尔,我知道你一定行的,你最终战胜了林,对吗!

莉莉,你错了,比尔败了。

可是你仍然完好,你不是说过,败的一方会消失吗?

我现在仍然完好是因为林还没有输入毁灭虚拟空间的代码,当他输入这个代码的时候,我们就会不复存在。莉莉,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莉莉甜甜地笑了,似乎并不在意这样的结局。不管怎样,我们仍旧可以永远在一起,不是吗?因为我们的心已经永远连在了一起。

比尔也笑了,因为他知道,现在任何力量都无法拆散他与莉莉。

正在这时,林输入了无限复制程序的自毁代码,顷刻间,虚拟空间消失不见。

。。。。。。

。。。。。。

我们已经被毁灭了吗?

大概是的。

那我怎么仍旧能感受到你的存在,我仍旧能看到你,仍旧能和你说话。

那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心已经连在了一起,没有任何力量能将我们分离。

。。。。。。

恐怕,事情并不像你说的那样。莉莉深思着,仿佛在朦胧中寻找着什么。比尔,你说过你是网络之王,在网络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彻底击败你。

是的,我说过。

可是现在你却败了,败在网络上。

我承认,我败了。

可是为什么,你仍旧笑的这样开心?

因为我败了。

哦,难道失败也值得开心!

是的,因为这本就是我求得的一败。

为何求败?

因为这一战,我终究要败。我若不败,林永远不会收手,我若不败,虫子会死去,战争永无休止,以我现在的力量,我实在没有取胜的机会,所以我现在一定要败,若是现在不败,最终我会彻底失败。

为什么现在不败,以后反倒要彻底失败,这里面有什么分别?

林的布局太完善计划太周密,我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算中。所以我只能败,若不求败,就会被其击败。

有什么分别吗?

当然有分别,被其击败,我们将永不翻身。求败,又令其以为我们真败,我们才有机会面对未来。

那林呢?

林当然胜了,可是在他认为自己胜了的时候,他却败了,因为他今日误认为将我消灭,从而铸成了大错,所以注定了他最终失败的命运。

我知道了,你是故意败给林的,当林认为你已经被他消灭的时候,我们却并没有被他消灭。

莉莉,这道理是不是很简单。

我当然知道这道理简单,可是我真奇怪,明明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你为什么说的那么复杂?

因为刚才跟林勾心斗角的时候,我一直在把非常简单的事弄的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刚才,你们一定斗的很辛苦。

当然辛苦,要骗的林以为自己完全获胜并不容易。

可是你做到了。

我做到了。

所以,你仍旧是网络的主宰,在网络上你是龙,你是遨游九天的龙。

现在已经不是了,我现在只能算是条虫,任人宰割的虫。

对了,虫子现在怎么样了?

他死了,林消灭了他。

真可惜,圆圆一定难过的要死,可是我就奇怪,你怎么就一点不为虫子的被毁感到伤心?

因为我并不认为虫子被林完全毁灭。

哦,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要告诉你的其实只有一句话: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其实只差一点。

哪一点?

血肉。

你是说。。。

我备份了虫子的记忆和思想。

你难道早就料到了林会杀死虫子?

没错。

那,林的整个阴谋诡计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你又猜对了。

难道,当初你的心神不宁是装给林看的?

若没当时那一装,又怎会有现在的全身而退。

那么说,你一开始就知道不是林的对手,一开始就要败给林!

是的,这一战注定会败,林胜在出奇不意,先发制人,当我发现他的意图时,败局已定。

你现在的表情不像网络之王。

哦,我现在像什么?

像一只狐狸,老狐狸。

比尔开心地笑了。

我现在真切地体会到,你仍旧是网络之王,如果你们兄弟易位而战,林已遭毁灭。

我的莉莉实在聪明,也实在很会拍比尔的马屁。

可是,既然空间已毁,我们又在什么地方?

我们仍旧在网络上。

哦,那林又怎会找不到我们?

我若真想隐身于网络,又有谁能发现。比尔傲然相答。况且,我当初的那番做作,就是为了让林想不到我还有这最后一计。

什么计?

走为上,逃出生天。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